Trade News

讓歷史告訴未來 | 1990年新華社《半月談》第11期刊文: 他把思想工作做活了 ——記“半月談思想政治工作創新獎”獲得者魯冠球

2018-09-25

1990年新華社《半月談》第11期刊文:

他把思想工作做活了

——記“半月談思想政治工作創新獎”獲得者魯冠球


新華社記者 林楠


在首屆“半月談思想政治工作創新獎”的10位獲得者中,魯冠球是唯一的農民企業家。過去人們知道他領導的杭州萬向節總廠發展快、經濟效益好,已成為我國最大的萬向節出口基地,而對他在思想政治工作上傾注的心血卻很少了解。不久前記者去采訪時,魯冠球謙和地笑了笑,從容地同我聊了起來。

他說:工廠要發展,確實要搞好生產和經營,但要搞好生產和經營就要有一個正確的指導思想。我們的指導思想是:上要對國家有利,下要使職工受益,外要讓用戶滿意,內要保企業后勁。這就要教育職工,把國家利益放在前頭,要有長遠眼光,不坑害用戶,保證質量第一。如果光想致富,用不正確的思想去指導生產和經營,比如賣假貨、次貨,一時也可以發財,但那不是社會主義企業干的。這幾年,我們始終堅持教育干部職工,一切要靠自己去創造,靠誠實勞動來致富。這是一個企業的方向問題,屬于思想政治工作的范疇。去年遇到原材料漲價,銀根緊縮,有些鄉鎮企業辦不下去了,一些大廠也叫苦。我們一不依賴國家,二不通過漲價來獲取利潤,而是靠調動職工積極性,堅持向企業內部挖掘潛力,同時靠產品價格的基本穩定和過硬的質量來進一步打開國際和國內的市場。這是一種企業精神,也是一種思想政治工作。所以,辦好企業,離不了生產和經營,但更重要的是要有正確的思想來指導,才能興旺發達。

“你講的這些,主要是領導思想上要解決的問題,如何使全廠職工都能理解,并且同心同德這樣去做呢?”記者問。

魯冠球說:企業的思想政治工作還有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要使企業有凝聚力,要把正確的思想變成全體職工的一致行動。怎樣做到這一點?首先領導班子要言行一致。要求別人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好。其次,要讓群眾充分了解企業面臨的困難,看清困難后面的希望,動員大家一起來克服困難。近幾年我們遇到過市場競爭激烈,原材料緊缺等種種困難,每次我們都原原本本講給大家聽。我們鄉鎮企業本來就沒有“鐵飯碗”,工廠辦不好,直接關系職工的切身利益,所以越是明白了困難,大家越是愿意咬牙苦干。

我問他:有人說,萬向節廠工人積極性高,凝聚力強,是因為獎金發得多。這種說法對嗎?

魯冠球笑了笑說:獎金發得多,并不一定是壞事,但有一個思想要明確:獎金哪里來的?我們是靠創造財富,得到社會的承認,不是我廠長高興了才發的。經濟效益不斷提高,獎金可以增加一些。我認為,目前企業職工勞動的目的本身就有兩重性,一方面為國家作貢獻,為集體創造財富,另一方面也為了改善自己的物質生活。所以,我們廠提出的口號是“兩袋投入”:既要有“口袋投入”,更要有“腦袋投入”。

所謂“腦袋投入”,就是要教育職工愛我們社會主義的國家,愛共同富裕的集體,還要提高他們的科學文化素質;所謂“口袋投入”,就是尊重他們的勞動價值,按照按勞分配的原則,根據職工對國家、對集體的貢獻大小來決定他得到報酬的多少。

“口袋投入”是一種物質手段。這種物質手段能不能成為我們思想政治工作的一個內容呢?我認為可以?,F在,群眾改善物質生活的要求比過去迫切得多。思想工作忽視物質的一面是不行的,那樣會脫離群眾。問題是如何使物質手段真正成為一種激勵的機制,那就是要教育職工懂得正確的按勞分配原則?,F在我們廠里有的職工浮動工資拿得少,也很少怨言,更沒有吵吵鬧鬧。他們說,不怪天,不怪地,只怪自己貢獻小。

當然,光有物質手段是低層次的,目前許多企業獎金越發越高,各種名堂的補貼越來越多,有沒有激勵作用呢?有一點,但不長久。打個比喻,它有點像一些運動員吃興奮劑,越吃越要吃,越吃量越大。所以物質手段必須有,但要努力使它得到“升華”,同時要讓“腦袋投入”即精神上的東西來引導它、指揮它。作為人的需求,本來就是兩方面的,既有物質上,又有精神上的。職工明白自己做的事情非常有意義,是會為國家為集體犧牲一些個人的暫時利益的,這就是物質手段起不到的作用。

“你們把過去講的“廠長領導生產的觀念,改為廠長領導工人’。請您解釋一下,兩字之差,含義有什么不同?”

魯冠球回答說:過去習慣講“廠長領導生產”,其實,生產是靠誰來干的呢?靠人?,F在,我們廠一天就要生產一萬套萬向節,每一套都要經過20幾道工序,如果不是在思想上使全廠職工有一個統一的目標,那廠長也是很難領導生產的。強調“廠長領導工人”,就是要明確管理的對象是人,在生產管理中首先要看到人的因素。

舉一個例子,我們廠在80年初,曾把3萬套不合格的萬向節當作廢鐵以6分錢一斤的價格賣給廢品收購站。說實話,當時不少萬向節返工一下,還是會有人要的。我為什么要下這么大的狠心?還有意把產品堆在一起開了個現場會,然后當著大家的面把這些產品送到廢品站去呢?說穿了,就是為了狠狠觸動職工光顧數量不顧質量的思想意識、鄉鎮企業的“游擊隊”習氣。事實說明,這件事確確實實使職工受到了震動,成為我們廠產品質量上等級的一個起點。您說這是管理工作還是思想工作呢?我看都是,而且主要是思想工作,是人的工作。

總之,我覺得要做好今天的思想政治工作,關鍵在于要理解工人,要結合實際問題,使職工群眾聽得進去,聽了之后能信服。不能再搞過去那種“思想工作空對空,陽春面上放根蔥”的一套。

比方,社會上打臺球帶有賭賻性質。有些工人確實也入了迷。光強制性地不準他們去打、訓斥一通,反而會結下思想疙磨。我們干脆花錢做了兩張標準臺球桌,這下工廠旁邊的小攤沒生意了,只好撤走。

聽了魯冠球的介紹,很受啟發。我覺得,他把思想政治工作做活了,融化在整個生產經營過程中了。他榮獲“創新獎”是當之無愧的。

Return

Prev: 萬向愛心助他揚帆遠航(上)

Next: LU Guanqiu’s spirit is worth summarizing and Wanxiang culture should be car…